觉得自己被抓是迟早的事

  • 马风、马拉从苏州河救起跳河自杀的上海滩“老克勒”莫文辉,结果发现他和母亲胡根娣是里弄生产组同事。因为文化大革命父母双亡,资本家出身而今孑然一身不堪落魄和受辱的莫文辉想一死了之,激起了马拉深深同情。胡根娣把马拉带来的红烧狮子头拨给莫文辉吃,让他品尝到了一丝温暖。

    马鸣在刘老师的威逼利诱下被迫写材料揭发父亲马一毛的所谓贪污事实,马拉和马风得知后指责马鸣是叛徒,马一毛反出面制止说是自己让马鸣这么干的。马鸣表示情愿自己去当学徒也不想拿父亲贪污的钱上大学,马一毛狠狠打了马鸣一个耳光:做学徒?!没出息!…我情愿去做牢,也不想你去做学徒!并告诉儿女们自己只是倒卖猪下水并非贪污公款。

    第一集

    预感自己早晚要进去的马一毛最后一次带着两个男孩去公共澡堂洗澡并领着全家拍了一张全家福照片。

    马一毛的同事周贵贪污被抓,因担心自己倒卖猪下水的事也被供出马一毛整天惶惶不可终日,正巧治保主任老张带着警察上门,马一毛误以为东窗事发结果发现是因为马风抢了解放军哨兵的军帽,一场虚惊后失控的马一毛对马风一顿暴打。

    第三集

    狡兔三窟的马一毛把另一笔真正大头的私房钱藏匿处告诉了马鸣。关照这是供他今后上大学的钱。同桌叶大龙因不满班主任刘老师画了对方的裸体画牵累了马鸣,马一毛被叫到学校接受刘老师当面训斥。不料一句“马鸣作风不正派”激怒了马一毛。马一毛一口吞下裸体画警告刘老师不要难为马鸣。

    觉得自己被抓是迟早的事,马一毛把私藏的钱交给胡根娣保管,嘱托今后无论家境多么艰难也要把马鸣培养出头。胡根娣把钱藏在胸罩内去生产组上班差点被暴露出来。而马一毛也因为周贵没有咬他而暗中庆幸逃过了一劫。

    第二集

    雅兴广电网:电视剧《老马家的幸福往事》描写上海老城区某里弄的老马家一家人从“文革”后期至新世纪初的近三十年的岁月变迁,以跨年代、跨地域纵横交错的史诗叙述方式,全景式地详细记录了上海一户普通人家借助新时期改革大潮,追风逐浪跌宕起伏的人生厉练,真实地反映了平头百姓是如何追随时代步伐,在金钱与人生,灵魂与财富的博弈下,不断攀登人生阶梯刷新精神世界的过程。

    马风想救父亲当晚翻进学校偷出马鸣的揭发材料,反而引起怀疑导致马一毛被抓。正当全家人惶惶不安,治保主任和菜场王经理把马一毛带回了家,宣布马一毛已被清除出革命队伍戴上了“坏分子”帽子。[1][2][3][4][5][6][7][8][9][10][>>]下一页

    分集剧情

    那是“四人帮”被粉碎后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年代。菜市场卖肉的马一毛一心想把读书成绩优异的大儿子马鸣培养成大学生。他在里弄生产组工作的妻子胡根娣;上护士学校的大女儿马拉;还有从小不爱读书、整天惹事生非的小儿子马风都把这视为老马家的头等大事。